首页 > 湿地文化 > 湿地文学 > 正文

三等奖 | 在银川,捧读一个柔情似水的家园 (组诗)

2019-02-03 11:24:55      来源:
作者真实姓名:厉运波

 

枕听鸣翠湖

 

要么,随湖水剥落。要么等待一群水鸟

把整个湖面叫醒——

晨光雀跃,一声鸟鸣能将画面激活。一个抛出湿地的鲜活魅影

承担了世间所有的灵动

 

要枕听。那些喂养的细软,咿呀学步的振翅

更多的生灵,游弋或者滑翔

百鸟鸣翠。比如一群飞鸟掠过头顶,落下的一声鸣叫

在我们体内形成漩涡

比如丰盈的水草,教我呼吸,听我缠绵

比如一片柳色荡漾,置换了我们身体里最柔软的那部分

湖泊,湿地,沼泽,顺从的流向

以及清新的肺。被水包裹,并沦为一种水的惯性

 

比如身边的湖水,当它迎着一轮新鲜的旭日夺眶而出

我突然感到了那生命磅礴之美

与筋骨的颤栗——

在鸣翠湖畔一次次慢下来,沦为时光的吟者

是的,你慢下来的时候,和水一样细腻柔骨。小径上的明净

铺满水草的芳龄

 

那么舒缓的浅。岸边,倒映的人,肺腑晃动在水里

水与草木的构思,如舒展的织物

它的生命力已深化。大片大片的灵感,贴着水面

一年一年荡漾过来,像心底里繁衍着另一个热切的故乡

 

 

阅海之澜

 

像一片云朵那样躺下,倾倒出水的波光

和纹饰

像我枕着一把水草,听见清澈的唇齿。一双手已游离体外

掰开了这一座塞上湖城

 

阅海之澜。凝息或者举目,都不能描述这一片赏心悦目的阔

眼下的银川是一弯灵秀之眉

是一个养颜的肺腑,倾诉碧波万顷

水鸟翔集,芦苇成片。这一批塞上绸缎,上面全是华丽的水花

 

浮光水域。一个心怀,被释放后的抽象感

风吹水面,有鱼的腰身豢养在这里

有一片清澈的羽,孵化了那些传神的水鸟

岸上的倒影,和绿柳、花草一起滑落水中。闭上眼睛

直到指缝里长出新生的芦苇

 

——要领受,这些灵动的喜悦

有时是一朵水花,就在额头上调皮地点了一下

有时是一根水草,轻轻勾了勾衣角

站在水边,我和一面镜子没有什么两样。眉目清秀

腰身带水

 

一只黑鹳视而不见。它分神的时候,正是我褪尽羽毛

扑向水面的时候——

 

 

典农河的倾诉

 

我可以是一尾鱼。塞外辽阔,放任了水的天性

我可以用灵魂换回一滴水的鳞片

于是,典农河的臂弯里站满了倾听的水鸟

和饮水的马匹

 

裹身的水,篡改了一座城的腰身。入目之后,一个水声荡漾的心房

为心跳让出了一个个湖泊

一座桥连着一座桥,一个心坎儿

接着一个心坎儿,染成一片水草丰盈的湿地脉络

 

涵养如萍。我不曾叫醒那片水湿的蓝

天空饮下的水,一半弥留在人间

把那些云朵的替身也裹进来吧!连同一个盛水的家园

清爽日月,允许我端坐在羊皮筏子上

一路唱响流年

 

它的润泽,它的慰藉,它的浣洗。一条河水

也可以有另外的猜想——

它娓娓道来的时候,多么像一阵蛙鸣跃上指尖。静养在水里的魂

有一种梦的辽阔

 

只要我愿意,就有起伏的光晕渡过来。安睡河边的人

带我进入一把水草

沿着典农河,一直进入黄河滂沱的体内——

 

 

捧读一个柔情似水的家园

 

想象一只盛水的瓦罐,把清新的日月和人们

一一淘洗

把一个词,舀出内心。那些捧读的日子,都是清澈无骨的脉络

 

这一座城的心腹,掺进了碧水、蓝天、阳光、荡漾、呢喃

和热爱。一旦亲近了那片湿地

我就难以自拔。像那些栖息的水鸟那样

终生静养在一个温存梦乡

一个珍藏的家园。划开的肌肤,都是一道道清亮的辙儿

 

有那么一刻,像一声蛙鸣放归于荷塘月色。染上水色

就是一匹脱俗的织物

我在我的倒影里,喊水——

喊一脉黄河浣洗的魂魄

喊一片明目清心的波澜,束在生活的腰间

一个以水为荣的家园,水意漫延——

 

相比于落下的天空,湖泊是沉静的

一片羽毛浮在水面。水上仰面的人,身心是否被泛出的水花所提炼?

 

一片水草捧读了我。涵养的银饰,或者玉镯的秀色

醉美银川。风一旦吹过来

就临摹了这润泽的家园。此刻,我兑出的诗行

比一片湿地深情,比一方湖水洋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