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湿地文化 > 湿地文学 > 正文

红嘴鸥(外一首)

2018-12-17 22:38:08      来源:中诗网
作者:郭松
 
  导读:签约作家新作二首。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的时候,
想必没有红嘴鸥;
要是有的话,
写长联的老翁,
喝上几口小酒,
多半会写下:
鸥翔水面点缀些,
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上心头的时候,
的确有了红嘴鸥。
凭栏大观又上楼,
喃喃自语,喜茫茫,
欲说还休:
北方好冷,
冷起来真难受。
怕冷就相约,
绕过大半个地球。
 
每次都如期而至,
每次都难以久留。
毕竟不是自己的家,
短暂邂逅已经足够。
白茫茫的一片,
渐渐远去,默默无语
挥一挥,颤抖的手,
能回来当然好,
要是哪一年,不来了,
就成了,永久的守候。
 
岁月漫长,
在天的尽头,
在地的尽头,
当时光一天天老去,
望不断的归期里,
蓦然回首,才发现:
翠湖的晚秋,
怎么也熟不透,
春意融融的相思豆。

 
浪漫的情人,昆明
 
一座没有海的城市,
飞翔着海鸥的身影;
一篇有童话的课文,
传播着海鸥老人的童声。
 
当南方的雨季淋湿了,
座北朝南的紫禁城,
北京学汉语的留学生,
意外收到了“周末,
我在昆明等你”的短信。
 
冲向机场的路上,
上海的白领,
对着手机留下了,
有点小资的声音:
“有什么事,等回来再说,
阿拉正要飞昆明。”
 
广东仔刚结婚,
跑到昆明度蜜月。
原来是想考验,
海边的爱情,能不能
经得起高原反应。
 
当雨后的彩虹,
成为靓丽的风景;
当山茶的火焰,
绽放险峻的龙门;
当桂花的香气,
带来别样的风情;
当幸福的晕眩,
等到激动的平静;
千言万言,只喊一声:
“浪漫的情人,昆明。”